心水论坛平特肖|八码心水论坛打造全网第一

如皋發布

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 > 電子期刊 > 雉水人物 > 正文

讀點書,挺好

——訪如皋市全民閱讀活動“首席朗讀官”丁月霞

時光流轉,閱讀永不落幕。歲月變遷,他們筆耕不輟。未必大筆如椽、揮毫滄海桑田;未必闊論高談、跨越上下千年。也許,只是記錄一次偶然的經歷;也許,只是紀念一段曾經的悲喜;也許,只是翻開一頁深藏的過往;也許,只是笑談一種特殊的記憶。他們,隨性,但從不隨意。他們用筆尖,完成對一個時代的記錄和塑造,自由而開放。他們用文字,給予了讀者力量去思考和前行,微小而卓著。寫下,即是永恒,平凡而豐盈。那些講故事的人,就在我們身邊。當鄉土遠去,當韶華疏落,那些細節藏滿往事的皺褶,都氤氳在書本香氣里。書,是我們的過去,也是我們的未來。他們,就是記錄時間的人。

芳菲四月天,書香滿皋城。即日起,如皋市全民閱讀活動領導小組辦公室,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傳媒集團),攜手市作家協會聯合推出《讀書人》欄目,讓我們循著書本的章節,尋找身邊那些講故事的人。

與丁月霞相識也有近三年的時間。初次相遇,我們一見如故,像老朋友久別重逢。讀書、寫作、朗誦是彼此不變的話題。常常我成了她的作品第一個讀者,她情真意切的朗誦也隨著一系列朗誦活動,讓人們熟知。

丁月霞憶起幼時,天地廣闊,生活自由,挖蚯蚓,逮螞蚱,挑豬草,啃甜桿兒……如此豐富的童年生活,存于她記憶底片上的,卻始終是虛幻的背景,清晰可辨的還是那個叫小人書的東西。

“記得那次,在外地做生意的父親風塵仆仆回到家,我們滿懷期待地圍上去。他從包里掏出花花綠綠的糖果和幾本巴掌大的小書。弟歡天喜地抱走了糖果,我則好奇地翻起了書。那時雖識字不多,也能根據圖畫猜出八九分意思。逼真的畫面,生動的描述,頓時把一個幼童的心牢牢吸引。一本小人書,我總要翻上無數遍,直至能把故事講給別人聽。后來只要看到小伙伴有小人書,必定要想辦法借到手,哪怕用自己珍藏很久舍不得吃的糖果。現在想想,在那個精神食糧貧瘠的年代,有多少干涸的靈魂需要書籍的滋養啊!”丁月霞沉浸在對童年的回憶中,聲音也變得更加柔美。

丁月霞告訴我,她父親愛看書,經常會帶書回家,其中以人物傳記、武俠小說居多。上初中的她,正是好奇心旺盛時期,怎耐得住金庸、梁羽生的誘惑?從此沉浸在刀光劍影、愛恨情仇中,一發不可收拾,直讀得昏天黑地、顛倒了乾坤。

學生時代,丁月霞當時的代數老師姓黃,上起課來特別投入,聲音抑揚頓挫,板書有序漂亮,吸引了許多求知的眼眸。每當此時她趁大家遨游數學王國時,豎起課本,佯裝埋頭記錄,約會起抽屜里的小說。看得淺時,還會豎起警惕的耳朵,留意老師的動靜。更多時候,看著看著入了迷,早把周遭的一切拋諸腦后。待異樣的感覺襲來,抬頭,正迎上兩道寒光。尷尬地訕訕一笑,想將書塞進抽屜,卻已遲,書到了那雙滿是粉筆灰的手里。課后,暗瞄、跟蹤、偷回。如此這般,師生之間斗智斗勇,留下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竊讀經歷。

“第一次走進圖書館,是上師范后。那棟二層小樓,掩映在綠樹叢中,是那么不起眼。走進大門,書香撲鼻,一排排雜志、一柜柜書籍令我目眩,像做夢一樣,竟可以在書中暢游了!”丁月霞上師范三年,一有空就往圖書館里鉆,“啃”了不少中外名著。有了這些營養的補充,貧瘠多年的認知土壤也呈現出生機。那時尤其喜歡現代詩,讀讀抄抄寫寫,如饑似渴,如癡如狂。青春歲月有詩相伴,挺浪漫!

畢業后,丁月霞當了一名小學語文老師,把跟文字打交道當成了一輩子的事業。轉眼二十多年過去,除了偶爾讀讀教育論著外,她把更多時間花在陪孩子閱讀。走進豐富多彩的童書世界,發現這里很安靜,很美好,它讓一個成年人忘記了塵世的喧囂,找到了初心。“記得我跟女兒共讀曹文軒的《青銅葵花》,母女倆邊讀邊流淚。彼時,無需多言,心已相通。孩子讀高三那年,每晚陪伴到深夜,她做題,我讀書。身體極疲,心卻安寧。”丁月霞對親子閱讀情有獨鐘有時還帶些功利。就是這些零零碎碎的閱讀串聯成知識鏈、情感場,讓平凡的生命有了色彩。有文字熏染的日子不一定陽光燦爛,但至少,天朗氣清。

曾讀過一段文字:從人們將“讀書”的說法換成“看書”開始,閱讀中,“聲”的部分就開始被忽視。然而,缺了“讀”的作品,實際上是喪失了一定韻味的。文學作品,更需要給人們帶來對藝術美的認知和享受。對于這種觀點,丁月霞是認同的。把“閱讀”跟“朗讀”結合起來,是在兩年前。央視《朗讀者》帶火了許多沉默的文字。突然發現一些看似平淡的篇章,通過深情的演繹,也能變得繁花似錦、美不勝收,因為有聲語言可以帶給讀者視覺和聽覺的雙重享受。丁月霞開始嘗試,于她的課堂,于她的學生。午后,一段靜謐的時光。教室里回旋著朗讀者的聲音。這是“悅讀如皋”打造的精品公眾號“我是朗讀者”,寫作者、朗讀者均來自本土,每一期都配上微點評,堪稱篇篇精品。陪著孩子靜靜聆聽,偶爾插一兩句講解。也許小小年紀的他們無法全部聽懂,但,那富有韻律美的文字、抑揚頓挫的聲音,隨著悠揚的樂聲緩緩流淌,流過眉梢,流過眼角,流過耳際,該會流進孩子的心田吧!

現如今,丁月霞置于床頭的書越來越薄,可能是一本《讀者》,也可能是一本散文集,每天睡前,倚在床頭讀上兩篇。文章不長,或敘說生活故事或抒發人生感悟,淺淺淡淡,不卑不亢,讀完會心一笑,輕松入眠。猛然體悟,讀,應成為一種生命常態,不刻意,不矯情,想念一本書,就給它留點時間;愛上一篇文,就大聲念出來。悅讀,就是如此的隨性、自由。

如今,丁月霞站在中年的拐角處,回首,感嘆:讀點書,真的挺好!

□融媒體記者季健

(刊頭篆刻書法丁建昌)

如皋市文化廣播電視傳媒集團、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閱讀
責任編輯:陳慧倫
0
心水论坛平特肖 湖北30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兼职每小时50 虚拟足球e球彩走势图 飞龙团队彩票计划app 重庆时时彩0到9的对码 广东11选五历史号码查询 12选5奖金规则 足彩半全场预测 河北11选五5 福建省体彩三十一选七